栀卷儿

杂食 入坑剑三 高三 慢更

【刀太x你】来自霸霸的爱

     w顶着锅盖来更 诈尸更

     古风不熟 语言别扭有

     ooc有  刀太设定大概在少年的年龄

     好久没码字 排版乱七八糟

     老梗 老梗

     [正文]
  
     那日你与好友约上街玩 不料被父亲的仇家暗中劫走
    
     对方似是不想打草惊蛇 只差遣了两个小人物抓你
    
     虽说是小人物 对于掳走大病初愈 内力堪堪恢复的你来说 却是足够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晌午
    
     手脚都被粗暴地用麻绳绑住了 嘴里也被塞了布条
    
     你暗中观察了一番 此时是在一艘草蓬船上 船外传来的是街市的嘈杂声音 船尾一人酣睡 船头一人撑着桨观望
 
     借着水波的晃动 你悄悄挪去了船尾
 
     看准时机站起身 想要跃上岸 无奈并没成功

     这一跳动静不小 惊醒了船尾的歹徒 他骂骂咧咧地扇了你一巴掌 啐了一口 骂道
    
    “死丫头片子还想跑?打不死你!”
     
    说着 又是一巴掌要落下

    旷了先生的课 偷溜出来觅食的刀太
   
    嚼着不知哪儿采的草 愉快地哼着曲儿走在岸边
   
    身边的草蓬船突然发出一声声响
   
    他只来得及对上手脚被绑的小姑娘水眸一眼 就听得一声粗鲁的骂声和巴掌声

    正闭紧眼准备受另一巴掌的你感受到船身一阵晃动

    继而是人落水的声音以及一声慵懒的
  
    “不好意思哈 手滑了。”

     睁开眼是一背着武器的紫衣少年  已稍成型的英气眉毛下是一对明亮 带着笑意的眼睛 看着叫你心中一阵悸动

     歹徒一边喊着要杀了你们 一边手扶船边欲上船

     少年面上依旧是带着玩世不恭的笑 脚上却重重地踩在那人的手上 甚至碾了几下 疼得那人龇牙咧嘴

     忽听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与拔剑声

     少年似是玩腻了 一脚把水里的踢出老远

     他一揽将你搂在怀里 另一只手飞快地拔出背上的刀 硬生生把船上歹徒的剑劈成了两半

     未等那一半铁器落到船上 又是一脚送他去水里和另一人做伴了

     耳畔是微凉的风 少年运起轻功 抱着你落在一颗桃花树上 取出你口中的布条 解开了绳索

     你张张嘴正欲谢他 他却一指轻覆在你唇上 止住了你的话

     少年勾起嘴角 毫不避讳地直视着你 话里几分调笑几分认真

     “道谢的话不必多说 不如姑娘以身相许 嫁到我霸刀山庄如何?”

    

      

【男神x你】每家每户的深夜

     w大家都要睡了吧

     睡前给你们发点小糖

     看完早些睡哟 好梦

     内含沢田纲吉 叶修

    [沢田纲吉]

     你醒来的时候是在纲吉办公室的沙发上 窗外的天色已然全黑
    
     啊……已经是深夜了呢

     你稍稍支起身  羊绒毯从肩上滑落 裸露在空调中的手臂有些微凉
  
     你在办公桌两叠文件间看见那人伏案批文件的模样

     柔和的栗色的发 温暖的棕色眼眸 是你的丈夫 意大利的黑手党教父沢田纲吉

     你能闻到空气中淡淡的咖啡香味 安心 沉稳的味道

     从沙发上起身 你有些迷迷糊糊地走到丈夫身边 从背后搂住他

      “啊…你醒了。”纲吉这才看了一眼手表 凌晨两点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呢,还困吗亲爱的。”

       你埋在他脖颈间的脑袋点了点

      “嗯……那我们回房间休息。”纲吉先伸出一只手稳住你才缓缓起身 看着你头一点一点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稍稍用力就将你拦腰抱起

      纲吉的步伐很轻 因为他的世界正在他怀中沉睡 真希望每天每天都看着她入睡 醒来的模样 想想心里的幸福就要满溢出来了

      安心睡吧 你的世界由我来守护

     [叶修]

      房间中柔和的夜灯亮着

      你从柔软蓬松的被子中钻出脑袋

      静寂的房间里只有叶修敲打键盘和移动鼠标的声音

      他特意将屏幕亮度调的尽量低些 怕你睡不好

      只有你知道那个整天油嘴滑舌的家伙有多贴心

      你不习惯身边有人抽烟 他就从来没在你面前抽过烟

      你不喜欢吃的东西很多 他从来都不嫌弃你挑食 只是熟练地帮你挑出来吃掉

      半夜因为你的一句饿了跑出门给你买夜宵 还是隔了一条街你最喜欢吃的生煎

      想着他的好 想念他身上的味道

      “叶修 …过来…”你轻轻地唤了句

      “嗯?……哦好哥马上过去。”他交代了队友几句就马上关了电脑 走到床边坐下

      没等他躺进被窝你就抱住了他的手臂 用自己的软软的面颊在上面蹭了蹭

      他笑着揉揉你的头发“怎么啦媳妇儿 突然这么粘着哥。”

      你只是吧唧一口亲在他的手臂上 嘟囔着说道

      “最爱你了叶修……”

      他给你突如其来的告白弄愣了一会 而后吻了吻你的发旋

      “我也最爱你了媳妇儿  好梦哦。”

   
    

    

    

    

【男神x你】在他身边醒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w睡醒一觉的产物

    ooc严重

    内含利威尔 艾伦

    [利威尔]

    睁开朦胧的睡眼 眼前是自家爱人沉睡的脸

    柔软的发微微垂向枕头  黑色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着

    此刻所谓人类最强士兵在你面前是这样的柔和

    唯一叫你看着心疼的 是那紧紧拧在一起的眉

    做了怎样的梦呢……好想知道……

    手不自觉地抚上他的眉 而后凑近吻在他的眉心

    做完这一切你突然羞耻了起来……脸也被自己刻意放缓的呼吸憋的通红

    唔趁着利威尔睡觉我在做些什么呢!

    然而警觉的士兵早已醒来 眯着冰蓝的眼睛看你害羞的模样

    啊……好热 脸要冒蒸汽了!你急忙翻了个身朝床边挪了挪

    利威尔伸出手臂一把揽住你的腰向后拉 直到你的后背贴上了他温热的身体

    咦咦咦咦咦??

    “啧 小鬼 躲什么 还早 安静睡觉。”刚刚醒来的利威尔声音略微有些低沉 说话时呼出的气息拂在你的脖颈上 让你止不住有些颤抖

    微凉的吻落在你的后颈 耳垂 你整个人都要僵住了

    说好的安静睡觉呢!

    看着你可爱的模样利威尔十分愉悦 养伤被禁止出墙的日子 或许也不是那么难过了吧?

    [艾伦]

     当你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的场面就是自家男朋友撑着下巴靠在枕头上看你的样子 翡翠绿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你
嘴角还挂着微笑

     咦?今天的艾伦画风不太对啊

     “艾伦?”你小声地唤了他的名字

     “嗯 诶?”这才缓过神发现你醒了的艾伦面颊上飘上两朵红云  “还早……可以继续睡一会。”

     这才是平常的艾伦嘛 唔 可爱的家伙 好想咬他一口

     你懒懒地挪过去 双手放在他的胸膛窝在他身边 睁着刚睡醒带点水光的眼睛 
     撒娇着说道“可是刚醒就看见这么这么可爱的艾伦 都不想闭眼睛睡觉了。”

     “你这家伙……又说我可爱 明明…明明你才比较可爱。”呼吸有些急促的艾伦吻上你的唇瓣 柔软的舌交缠了好一会才分开 他正了正脸色 “不许说我可爱。”

     “这是……这是早安吻。”他小声嘟囔了一句被你听到

      你忍不住自己的轻笑 又引来他的一阵炸毛

      啊……炸毛的艾伦 害羞的艾伦 全部全部都好可爱啊 愉快的早晨哟

【叶修x你】当女友爱上吃手抓饼

     w这个梗来自于我自己
   
     不觉得手抓饼超级好吃吗!

     ooc注意

  

    [叶修]

     刚洗漱完的你心情特别好

     不是因为别的 而是因为马上就能吃到你心爱手抓饼啦

     哼着不知名的鬼畜歌曲  你把锅热了一下

     弯着身子问正在房间里对着电脑奋斗的男朋友
     “叶修! 早饭吃手抓饼吗?”

      电脑前的叶修一个颤抖 差点按错键
     “媳妇儿你先吃 我还不饿。”

      你想问叶修为什么颤抖? 因为他吃了半个月的手抓饼早饭啊  买的一整瓶番茄沙司自家媳妇儿做手抓饼就用了一半  指不定现在他在自个儿媳妇心里还比不上手抓饼呢!

      这么想着叶修就感受到了危机 把boss交给队里的队员后 踢啦着拖鞋就出了房间

      然后就看到你坐在沙发上纯良地喝着牛奶 吃着手抓饼看晨间新闻的样子

      唔 这样的媳妇儿有点可爱[迷之会心一击]

      叶修走到你身边坐下 顺手拿起你的玻璃杯 对着浅浅的唇印喝了一口牛奶

      “不吃早饭不饿吗?”你歪头看着男朋友

      “饿啊 饿死了 不过我是在给我喜欢吃的腾空间。”他脸上又挂起不正经的笑

      “哦……你要吃……唔???”

       啊………好久没有做早操都要胖了呢  叶修笑眯眯如是说。

     

【利威尔x你】当你被巨人击中 生命垂危时

  w这里是博爱的柯柯

  进巨 梦百 全职 东京喰种粮都吃 特别好养活

  刚下lof打开新世界大门

  第一次产粮 不好吃不许吐啊小天使们!

  女主穿越设定 兵长ooc注意

[正文]

     疼……好疼……

     不管是额角的伤口还是撞击到树上的背都好疼……

     原本是想从巨人口中救下同期士兵的你 不想被巨人一掌挥开 砸在了一旁粗壮的树干上

     额角涓涓流下的鲜血渐渐模糊了右眼的视线 唯有左眼清晰地看到士兵尖叫着被巨人扔进口中   嚼碎   残破的肢体从巨人的嘴边掉落 粘腻的血液四溅 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你感到窒息

     你绝望得厉害 痛感在这一刻模糊起来

     你忽然很想念自己的世界

     那里没有巨人  那里那么和平

     那里有你温暖的家 有你爱吵架但深爱着你的父母

     你的暑假作业还没做完呢 养的古牧还没有生下它的宝宝

     好想……好想回去啊

     幼稚滑稽的脸 张着血盆大口 那里吞食了好多你在这个世界所珍视的朋友

     罪恶的血红的手也离你愈来愈近

     就要解脱了吧 你缓缓闭上眼睛

     预感中的失重感与疼痛没有降临 耳边只有巨人倒下的响声

     你费力地睁开双眼  入眼的是那人墨绿的斗篷

     利威尔跃到你身边  冰蓝的眼睛里是你看不懂的情绪

     他蹲下身 单膝跪在被士兵们的血液泡软的泥土上 一只手揽住你的后背 另一只手伸手要去擦你眼前的血   你知道你的爱人洁癖有多严重 本能地想要避开 却是没有了力气

     利威尔把头埋在你的脖颈处 静默着 过了一会 耳边传来他有些疲惫的声音 “还活着……还活着就好。”

     “利威尔……我好困……好累啊……”

     他站起身把你抱起  轻轻吻在你的额头 而后又用清冷的声音说道

     “听着小鬼  不许睡  这是命令。”

      利威尔看着你仍在流血的额角和明显失了光彩的眼睛 叹了一口气

     “我们回家 回家再睡。”